曼联-弗格森介绍

0

弗格森这位传奇教头有着一头银发和标志性的苏格兰式通红脸庞。 马拉松式的夏季巡游使得这位 71 岁 的老人步态略有些蹒跚,但他依然习惯性地将腰背挺得很直。不知是否因为不喜此类社交活动的缘故,爵 爷虽然礼貌周全,也会给粉丝签名,但举手投足总有点敷衍的味道,应对媒体时更显得制式,常以类似公 关通稿的方式快速了结一个又一个问题。 除了眼角更多了几条皱纹,他与英超转播镜头中闪现出的那个时常面无表情、偶尔大吼大叫的曼联教 头形象没什么很大出入。尽管在这种回报赞助商的活动上他笑的次数肯定比比赛时稍多一些,偶尔也会顺 着主持人的话题打个哈哈:“是呀是呀,(为了走秀)我可没少花心思调教他们。” 这就是亚历克斯·弗格森, 当代最伟大的足球教练。 人们崇拜他, 敬畏他, 不仅是因为在过去 26 年中, 他带领一支最知名的球队走出低谷,重拾霸业,赢得 12 个英超冠军、4 个足总杯冠军、联赛杯、欧洲冠军 杯和欧洲优胜者杯,同样也因为他性格直率到近乎暴躁,却敢做敢言,为人仗义。他曾直言职业生涯最伟 大的成就就是“把利物浦揣下王座”;在记者嘲讽曼联名宿贝隆时他毫不客气地出手维护:“我他 妈的不想跟你说话,他是一个伟大的球员,而你则是一个白痴。” “19 冠的纪录要归功于亚历克斯,没有他曼联不可能完成这个纪录,他是所有一切的中心,整支球队 的核心和支柱,没有人能够顶替他的位置。”曼联传奇球员博比·查尔顿爵士曾这样评论过弗格森。而昔 日的竞争对手穆里尼奥对爵爷也毫不吝惜赞美之辞:“他是曼联历史上无与伦比的主教练,是英格兰足球 历史上无与伦比的主教练,是欧洲足球史上无与伦比的主教练。” 二流球员 “为踢球而踢球”, 这是女王公园足球俱乐部的格言。 不知是否是因为秉承这条格言的缘故, 2008/09 自 赛季开始,这支来自于格拉斯哥的球队便始终在苏格兰丙级联赛中游荡。女王公园足球俱乐部成立于 1867 年,是全世界除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以外最古老的足球俱乐部。它曾作为最早的苏格兰足球代表与英格兰 球队比赛,当时,因为其先进的战术理念而引发苏格兰足球运动员和教练大举进军英格兰。 这支百年苏格兰足球俱乐部为当今英格兰足球做出的最伟大贡献便是亚历克斯·弗格森爵士。“他可 能是在我们俱乐部待过的最出名的家伙了。”他当时的队友比尔·平克顿(Bill Pinkerton)后来这样向到 访的媒体评论说。“现在每次在电视里看到昔日的队友总会有点戏谑的味道”。他尤其欣赏这位曼联主帅 的选才眼光,“要知道,我妻子可一直挺喜欢 C 罗的。” “我们家里有一些人是曼联球迷,所以我们也会看一些曼联的比赛。他受封爵位的时候,我还给他写 了祝贺的邮件。”平克顿说。在当年一起踢球的这群球员里,弗格森的年纪最小,时光飞逝,最近几年有 一些球员已经过世,在格拉斯哥的球员们便会聚在一起追念故人,70 岁的曼联主帅虽然无法亲自前来,但 依然会寄追悼卡片,并为自己不能前来表示歉意。“他永远是我们中的一员。”平克顿说。 “石墙”平克顿当时在球队司职守门员,而弗格森则是前锋。“他可能不是队里最勤奋的球员,但天 赋还是不错,速度很快,控球能力也强。” “他其实并没有与我们待很长时间,不过我们还算得上是非常了解他的。他以脾气暴躁闻名,如果不 爽就会给人一肘子,很快地所有人都知道,如果敢惹他,就等着鼻青脸肿。”平克顿这样评论说。

可能是由于年纪比任何其他队员都要小一截的缘故, 弗格森很少与其他人厮混在一起。 平克顿回忆说, 每当有客场比赛的时候,球队就会在格拉斯哥中央车站的茶室集合,吃完午饭然后一起出发,而回来的时 候大家也同样是在茶室分手,“许多人都选择在茶室和大家一起吃完饭才回,但亚力克似乎从来没有参加 过聚餐。有的时候,我们相约去打打高尔夫球,或一起办个年终派对,亚力克从来不出席这样的活动。但 我不该怪他,因为他实在太小了。” 爵爷在女王公园俱乐部效力 2 个赛季,之后辗转于圣约翰斯通、格拉斯哥流浪者、诺丁汉森林以及艾 尔联队,相比如今麾下身价动辄千万英镑计的球员,弗格森本人的球员生涯实在显得过于平淡,以至于在 他作为球员的 14 年中,从未接到过来自苏格兰队的征召。 弗格森的苏格兰同乡、前米德尔斯堡队主教练戈登·斯特拉坎后来评论说:“对于现在的年轻教练来 说,弗格森的存在告诉他们,一名水平普通的球员亦可成长为才华横溢的传奇教头。” 斯特兰拉尔的 Stair Park 球场,便是弗格森个人足球生涯的起点。1958 年 11 月 15 日,爵爷在此地 亮相,时年 16 岁。苏格兰当地的《星期日邮报》第二天评论这位女王公园年轻右边路前锋是一个不错的苗 子,“就是有点儿慢”。 在那场比赛中,年轻的弗格森用一个低射轰开对方大门,可惜俱乐部最后还是以 1 比 2 输掉了比赛。 大半个世纪过去了,后来爵爷在自传《管理我的生活》(Managing My Life)中对于自己第一场职业比 赛的回忆与平克顿略有出入。他没有提及自己在职业生涯第一场比赛即进球得分的细节,反而是讲到了另 外一些更加特别的事情,从中或许可以窥见这位苏格兰人的个性。 “当时斯特兰拉尔的左后卫是一个叫做迈克奈特的小子,他的绰号叫做‘小坦克’,”弗格森在自传 中如此回忆,“我们同时铲球的时候,他突然咬了我一口。” “中场休息的时候,教练朝我大吼,说我没有拼得很凶,我告诉他,我被咬了。他则朝我咆哮,那就 咬回来!” 比赛之后,就跟往常一样,整支球队搭火车匆匆回到格拉斯哥。 “那时的情况与现在可是天差地别,”弗格森的队友比尔·平克顿后来这样回忆说,“我们乘着火车 去客场比赛,比赛结束后,为了赶上返程的火车,我们不得不跑出体育场,穿过轨道直接跳上火车。” 平克顿比弗格森年长一些。“一切可能与亚历克(编注:Alec,弗格森的昵称)从小梦想的情况完全不 同。”他评论说。 弗格森在格拉斯哥的贫民区高湾(Govan)长大,如果不是足球的话,他可能与周围所有来自工人阶级家 庭的孩子一样,作为一名工人,投身到当地发达的船舶制造业中去。不过,从当时在女王公园俱乐部的情 形来看,其实做球员与做工人也没什么区别。

平克顿后来回忆说,当时球队有客场比赛时是这样开始的。由于俱乐部始终坚持业余俱乐部的原则, 这意味着弗格森当时不得不一边踢球,一边在附近克莱德造船厂做学徒工贴补生活开销。他当时为这个半 业余俱乐部踢球的工资是每场七先令六便士(编注:相当于如今的 37.5 便士左右)。 2005 年,弗格森与曼联总经理大卫·吉尔(右)为英国《今日管理杂志》拍摄的照片 除此之外,俱乐部的训练也非常不专业。由于俱乐部的球场上没有装置泛光灯,每到冬天的晚上,球 员们只能在黑暗中做一些不用涉及到球的训练,比如说是在 400 米的赛道上跑上 4 圈或做十次冲刺。“像 当时所有的苏格兰俱乐部一样,女王公园的状况不是很好,大家都在挣扎着过日子,对年轻人来说,一切 变得尤为艰难。我认为他一开始就(对于球队的糟糕设施)震惊了,有一段时间挺不能接受的,不过慢慢地 就好了起来,新来的教练比利·威廉姆森(Billy Willianson)很喜欢他。”平克顿说。 在女王公园俱乐部的第一个赛季中,弗格森出场 8 次,进了 3 个球,俱乐部当年以倒数第二的成绩垫 底苏格兰最低级别联赛。在回忆起当年联赛的情况时,苏格兰足球历史学家 Bob Crampsey 曾评论说,“唯 一比女王公园俱乐部更糟糕的就是蒙查斯了(Montrose),是他们的糟糕表现使得女王公园没有垫底,除此 之外,所有的球员都不值一提。” 16 岁的弗格森没有屈服于外界的冷嘲热讽。事实上,他成了全队成长最快的一名球员。第二个赛季, 在队友威利·奥孟德的帮助下,他出场 23 次,进了 11 个球。“他是个挺顽强的小子,虽然一开始时可能 还有些偷懒,但后来就变得兢兢业业,并且从不退缩。”女王公园球员罗宾·伍德后来评论说。 “他的内心就像一个斗士,并且还是个大嗓门。你可以从大约一英里远的地方就听到他那口标准的高 湾口音飘来,然后你会想,哦,不,亚力克来了。”平克顿则这样回忆,“有的时候,教练也会吼他,但 他则会毫不屈服地吼回去。不过之后他总能努力做到最好。” 在苏格兰末等俱乐部的生涯使得年轻的弗格森有机会展露领袖才华。“是的,我也会很小心他的肘部 动作,除此之外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比赛中他时时刻刻与其他队员保持沟通,他会告诉他们很多意见, 非常好的意见。”苏格兰足球博物馆馆长汤米·马尔科姆(Tommy Malcolm)这样回忆。 传奇教头 我们来到老特拉福德球场的时候是下午 5 点半。这个时候,当天所有的参观日程即将结束,但那些远 道而来的亚洲球迷依然热情不减。旅游大巴络绎不绝地送来一车又一车的亚洲面孔,他们趁球场关闭前最 后一轮钟声响起前,飞也似的冲进纪念品商店大肆抢购。 “对于曼彻斯特当地人来说, 曼城才是我们的球队, 而曼联, 则更像是一个属于国际球迷的俱乐部。 ” 曼彻斯特的英国国家足球博物馆公共事务官员 Adam Comstive 告诉《外滩画报》,如果是曼城或曼联与其 他队比赛,当地人会站在本地球队一边,但如果是两队的德比之战,那么全城 80%以上的人恐怕都会站到 曼城的阵营中。今年 5 月,当曼城在最后一刻反超女王公园巡游者队,拿到英超冠军奖杯后,曼彻斯特成 为一片蓝白相间的海洋,人们蜂拥进主要交通干道,跟随球队大巴在整个曼彻斯特游行。

如果有幸参观过老特拉福德和伊蒂哈德球场(编注:2008 年曼城被阿布扎比财团收购后,其主赛场更 名为 Etihad)的人,必会认同这个观点。用现在的眼光来看,位于市郊的老特拉福德球场于 1949 年修建完 成,现在依然可以用“装修簇新,设备完善”来形容,红白相间的球场在视觉上显得庄严而瑰丽,整个球 场能够容纳 75000 个座位,是仅次于温布利的英格兰第二大足球场,也是英国三大欧足联五星级体育场之 一,除了英超之外还承办欧洲冠军杯与欧洲杯决赛。与曼城不同,曼联的所有运营经费都由俱乐部自身承 担,于是善于经营的曼联在老特拉福德球场开设了包括曼联博物馆、咖啡屋以及三个纪念品超市,来促进 球迷消费。 相比于曼联的宏大,市中心的伊哈蒂球场虽然看似有一些老旧,却是曼彻斯特人的骄傲,球场的四周 充斥着各种体育场馆,便利附近居民的日常体育活动。4 年前,富有的中东人非但买下曼城,还大手笔地 购置了伊蒂哈德球场附近的大批土地,他们许诺要振兴当地的基础设施,“一开始的时候,或许有些人还 会(为曼城被阿拉伯财团收购)感到有些别扭,但现在所有人都很满意这个局面,曼城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俱 乐部,今年已经拿了(英超)冠军,将来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冠军进账。”当地球迷这样告诉记者。弗格森 显然不屑于这种乐观。 “相比之下,我们依然拥有无法比拟的光荣历史,至于曼城,恐怕他们得再过一百年才能达到我们现 在的位置吧。”虽然英超冠军的奖杯在最后一刻拱手他人,但起码在面对媒体时爵爷表现淡定,毕竟在过 去 26 年的曼联执教生涯中,他已经见过足够多的起起落落。 弗格森的教练生涯是从 38 年前的东斯特林郡开始的,当年 33 岁的弗格森刚刚结束了平淡的职业球员 生涯。与他的球员生涯起点类似,他的执教生涯也开始于一个苏格兰丙级联赛的半职业俱乐部。弗格森在 自传中曾这样回忆球队情况:“当时俱乐部每个球员的周薪是 5 英镑,我有 40 英镑。在第一个赛季的头三 个礼拜里,我手下总共只有 8 个球员,连守门员都没有。” 弗格森在东斯特林郡的执教生涯只有 4 个月,却从那时便奠定了日后叱咤球坛的执教风格——脾气暴 躁,唯我独尊,但对手下的球员却又常常庇护有加。这样的性格使得他在每段执教期间都能得到一些特别 的绰号,比如在东斯特林, 球员们管他叫做“恐怖的混蛋”, 当时球队的前锋博比·麦考利(Bob McCulley) 曾回忆说,他从未如此惧怕过一个教练;在阿伯丁期间则被叫做“暴怒的弗吉”(Furious Fergie),因为 他可以仅仅因为被超车而解雇一名球员,也可以在中场时将茶壶踢向不尽职的球员;为了鼓励全队士气, 他在整个球队营造一种“受困心理”,给球员们洗脑说所有媒体都不待见非格拉斯哥的球队。 在圣米伦期间, 他与球员的关系相处得倒是不错, 先后挖掘了包括比利·斯塔克、 莱克斯·理查德森、 博比·雷德等一系列才华横溢的年轻球员,却与俱乐部内部行政管理层闹得不可开交。他擅自给球员涨工 资,搞消费免税待遇,不能满足这些要求,他整整 6 周不跟办公室秘书讲线 岁的小助理做中 间人传话„„忍无可忍的俱乐部最后只能解雇他了事。时任俱乐部主席的威利·托德说,这是一个“特别 卑鄙”、“完全不成熟”、“没有管理能力”的小子。 弗格森的执教天赋崭露头角是 1978 至 1986 年在阿伯丁队期间,他带队打破了当时格拉斯哥流浪者队 以及凯尔特人队对苏格兰联赛的 15 年垄断,执教 8 年中共获得 3 次苏超冠军、4 次苏格兰足总杯冠军和 1 次苏格兰联赛杯冠军。

“我感觉自己终于得到了球员们的尊敬。”回顾历史,他这样说道。在此之前,这位来自苏格兰的火 爆教头更多感受到的是由于年龄带来的挫败。在最初执教的几年中,他总是发觉自己的年龄其实比球员大 不了多少,“很多人都会觉得,你懂什么。” “管教年龄与我差不多的人对我来说不是难事。”爵爷现在这样总结,不过作为过来人他同样愿意警 告年轻教练,“麻烦已经够多的了,所以,千万不要没事找事,你只需要将所有的精力专注于足球场上就 可以了,至于球员们在赛场下的一些品行、纪律、生活习惯等,如果问题出现了你就去解决它,如果不出 现,你千万不要刨根问底。相信我,我自己至少从不那样干。” 在弗格森近 40 年的执教生涯中, 他与球员的关系总是为人津津乐道。 一方面, 他眼光精准, 善于选材, 在接班阿特金斯成为曼联主帅伊始便挖来了包括布莱恩·麦克莱尔、维维·安德森、斯蒂夫·布鲁斯、坎 通纳、 舒梅切尔那样未来奠定曼联王朝的功臣。 他曾买下还默默无闻的 C 罗, 并将之一手打造成为身价 8000 万英镑的超级球星。 2011 年 11 月 6 日是弗格森执教曼联 25 周年纪念日,而为了庆祝这个特别的日子,英媒特地评选出弗 格森在曼联 25 年间的最佳引援,这份榜单包括 5 人,分别是舒梅切尔、坎通纳、基恩、C 罗纳尔多以及范 德萨。 除了在引援方面的卓绝眼光外,他还帮助曼联培养出包括李·夏普、贝克汉姆、吉格斯、内维尔、斯 科尔斯、yabo手机登录网站巴特等年轻球员。亦帅亦父似的相处方式使得 C 罗、坎通纳那样的球坛坏小子服服帖帖。倔强不 驯的鲁尼则公开宣称只真心服从弗格森一人的管教。 “说实在的,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感到有一些害怕,毕竟我从小看曼联比赛长大,听了很多关于他 的传闻。”曼联的年轻球员约翰斯通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说。他是曼联青训营的一员,认为青训营 的生活充满压力和竞争,每个人都为能够进入曼联的正式名单努力,“与此同时,我们都明白自己可以做 得更好。” 另一方面,这个苏格兰教头始终以暴躁的脾气著称。在曼联更衣室内,他拥有“弗格森吹风机”的美 誉,因为当他不满意的时候,会贴着每个球员的头皮大声吼叫,据说有使用大功率吹风机时类似的效果。 他要求队员全情投入比赛,因为看不惯贝克汉姆频繁走穴,耽误训练,他曾飞靴直接踢爆这位足球巨 星的眉毛。虽然此后弗格森对此解释说“我不是故意为之,我的脚法没那么精准,不然就该换我上场踢球 了”,但“飞靴事件”之后,贝克汉姆被迅速交易至皇马(微博),曾经称霸一时的“92 黄金一代”也逐渐 走向落寞。

2005 年,弗格森与曼联总经理大卫·吉尔(右)为英国《今日管理杂志》拍摄的照片 即便如此,对于自己认定才华横溢的球员,弗格森时常包容有加。其中最好的例子便是当时 26 岁的法 国人坎通纳。1992 年,曼联从利兹联挖来了这位充满争议的球员,在之后的几个赛季中,他带领年轻的贝 克汉姆、斯科尔斯等人开创红魔王朝。 坎通纳同样脾气火爆,他几乎是带着爱惹事的坏名声逃离法国的,但抵达英国之后也不消停。在 1990 年世界杯之前,他与马拉多纳联名搞球员工会,要求维护球员利益;在 1995 年英超与布莱克本的比赛中因 为贸然动粗而被禁赛 9 个月。 这位时常捅娄子的球员却是弗格森心中永远的最爱,他称其有型、有性格,“是个天生的球员,并且 适合曼联。”在爵爷手下,坎通纳虽然依然惹是生非,但同时也因为训练刻苦积极,被认为足以担当全队 楷模。“当然,如果他身上没有那么多臭毛病本来应该更好的”。除此之外,鲁尼、C 罗、吉格斯、舒梅 切尔、基恩、斯科尔斯这些著名的“坏小子”亦是他认定的“世界级球星”,曾为曼联王朝立下殊功的贝 克汉姆、范尼和斯塔姆则不在其列。 百年球队 对于弗格森来说,曼联是他执教的第一支也是唯一的一支英格兰球队,在英国国家足球博物馆公共事 务官员 Comstive 眼中,曼彻斯特的足球氛围的确是最适合弗格森这样的足球教练。“曼彻斯特的足球历史 与这里的工业发展息息相关,无论是我们现在熟悉的曼城还是曼联,最初的时候都是从附近工厂的工人俱 乐部球队发展而来。 ”他介绍说, 作为英格兰西北部第一大城, 曼彻斯特曾是这个国家最重要的工业城市, 包括煤矿、纺织、铁路等现代工业都发源于此。

在位于曼彻斯特的英国国家足球博物馆,Comstive 向《外滩画报》展示了一些印刷画,是工人们自发 集结在一起,奔向工厂附近的体育馆观看足球比赛的情景。曼联就是这些工厂附设的球会之一,它于 1878 年成立,当初叫做 Newton Health LYR,是属于铁路系统的球队。 曼彻斯特的工业发展历史与曼联的发展历史息息相关。 上世纪 70 年代, 曼联采用一个含有帆船的队徽, 暗指曼彻斯特大运河以及曼彻斯特作为英格兰第一工业名城的地位。 由于执教阿伯丁的成功经验,1986 年 11 月,弗格森被邀请加入曼联,取代表现糟糕的阿特金森,时 年也不过 45 岁。在 Comstive 眼中,像曼联这样的一支出身草根,在球队发展历史上始终能够逆境重生的 球队,与同样出生于格拉斯哥工人家庭的弗格森在个性和气质上是暗合的。 位于老特拉福德的曼联足球博物馆特别为弗格森设立了一个大厅,以此讲述属于这个名教头的传奇生 涯。大厅被各色奖牌、奖杯填满,在过去的四分之一个世纪里,弗格森帮助曼联成为有史以来夺得冠军头 衔最多的球队,同时他自己也成为获得荣誉最多的教练。不过,他从来不会在公众场合谈论自己的执教天 赋,而是更讲究整支球队的合作精神。 “以落后逆转”是弗格森带领下曼联的经典好戏。有球迷曾经评选出曼联在弗格森时代的八大经典逆 转,其中包括先是 1999 年 4 月在冠军杯的半决赛上以 3 比 2 逆转尤文图斯(微博),又在 1 个月后的决赛上 2 比 1 逆转拜仁(微博)取得三冠王伟业;2001 年英超比赛中在噩梦般的开局后,以 5 比 3 逆转热刺;2003 年在欧冠四分之一决赛中 4 比 3 逆转皇马; 2007 年 4 比 2 逆转艾弗顿, 2009 年联赛再度以 5 比 2 逆转热刺, 2011 年在联赛中 3 比 2 逆转布莱克浦以及 4 比 2 逆转西汉姆。 有人评论说,在曼联的历史上多场重要的比赛都是以逆转取胜的,也正是由于这种在落后中奋起直追 的精神使得这支球队更加伟大。 事实上,弗格森本人在曼联执教的经验本身亦堪称是一场经典逆转。26 年前,当他刚刚入主曼联时, 或许没有人会认为这个操着苏格兰口音的中年人可以挺那么长时间。 当时球队战绩不佳, 看台上倒他的球迷亦不在少数。 在最初三个赛季里, 球队虽也有灵光一现的时刻, 但更多时候却是在保级边缘,有球迷在看台上打出标语“三年无借口,弗吉应下课”。那算得上是爵爷执 教生涯最困难、暗淡的时光。到了 1989 到 1990 赛季,情势显得益发严峻起来,有传言说,在英格兰足总 杯四分之一决赛之前,俱乐部已经做出决定,如果继续输球,教练必须下台。 幸运的是,球队先是以 1 比 0 客场取得四分之一决赛的胜利,进而在决赛最后一刻 4 比 1 战胜水晶宫 队,取得足总杯冠军,保住了爵爷的帅位。从那时开始,弗格森手中的曼联拼图初露端倪,他先后签下舒 梅切尔、坎切尔斯基和右后卫保罗·帕克,1991 到 1992 赛季,他们又从利兹联挖来国王坎通纳,在青训 方面,包括贝克汉姆、斯科尔斯等一批日后的 92 黄金一代也迅速成长起来。曼联的巅峰时刻贯穿于整个 90 年代。自 1993 年夺得第一次英超冠军后,弗格森和他的曼联便一发不可收,横扫整个欧洲乃至世界。 古稀爵爷

在老特拉福德体育场的东侧看台,如今已经挂上了巨大的“亚历克斯·弗格森”字样,在为球队兢兢 业业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去年 12 月,趁着爵爷的生日,曼联俱乐部决定送上这份特殊的礼物。曼联俱乐 部有着这样的传统,以能够载入史册的球员和教练员的名字命名老特拉福德体育场内部设施。这一刻也意 味着弗格森的名字已经永远融入到了曼联的百年历史之中。 “工程其实进展很快。工人们将东侧的那个看台顶整个蒙住,没几个人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什么,大家 猜测或许是广告看板之类的东西吧。到了 12 月底的一场比赛,大卫·吉尔(编注:俱乐部 CEO)突然来到球 场中央,他一把扯下巨大的幕布,然后指着那行字向亚历克斯爵士宣布那是俱乐部送给他的礼物,整个场 面非常感人。”在老特拉福德,带领我们参观的工作人员回忆说。 有一些人或许将此看作弗格森即将退休的一个讯号,毕竟爵爷已经年逾七旬,他与曼联的这轮合约还 有两年时间。 在抵达上海之前, 曼联一行先是在南非进行巡回赛。 爵爷的健康问题成为随队记者们关心的头号大事。 在两个月前的一次足球典礼中,弗格森突感身体不适紧急送往医院。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关于他的健康问题见诸报端。2003 年,曼联就曾公布由于心脏问题,老教练紧急入 院治疗。当时,正值曼联对弗格森的续约问题进行审核,有媒体怀疑那是否意味着 61 岁的弗格森教练生涯 即将结束,弗格森却在几天之后满面春光地再次返回曼联的训练基地。 “我只是流了鼻血而已。天哪,我想一定是因为最近这段时间我飞得多到有点傻了,贝尔法斯特、柏 林、格拉斯哥、曼彻斯特,然后又是贝尔法斯特,我在七天里进行了七次飞行任务,你可以想象吗?我想 这对谁来说都有点多,何况我们都到了一个脆弱的年龄了。”在南非,他先是如此跟记者剖白道。不过, 在记者刚刚发出“原来爵爷也是凡人呀”的感叹后, 他又立刻回应道, “这或许就是你一个人的看法呢。 ” 70 岁的弗格森依然保持着他直来直往看不惯就要说的性格。比如,对于球员费迪南德(微博)最近迷恋 上推特这件事情,他这样点评:“我真搞不明白那是什么。说实话,我搞不太明白为什么有人喜欢用这个 来给自己找麻烦。归根结底,我想我也不太有可能阻止他,那么好吧,只要他不过多谈论球队就可以了。” “最近几年,他的脾气已经好很多了,我们也很少再看到他咆哮更衣室的场景了。”曼联工作人员透 露说,热爱享受美食的爵爷习惯在每场比赛之后把自己关在休息室内,喝喝红酒,抽根雪茄,然后再笃悠 悠地离开老特拉福德。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名苏格兰名教头的威慑力开始逐渐减小。有人曾评论说,弗格森非常善于板脸装严 肃的一招,“这使得他的微笑格外珍贵,而每个人都会为了博得他难得的笑容而拼尽全力。” 古稀之年的弗格森最近有一点烦。在 2011/12 英超联赛中,眼看着已将冠军奖杯收入囊中的曼联在最 后一刻被同城球队曼城反超,痛失俱乐部历史上第 13 座英超奖杯。 “我觉得那恐怕就是足球魅力的所在吧。同样也鞭策我们在下个赛季必须更加兢兢业业。”中场队员 安德森现在可以淡定地对《外滩画报》回忆当时面对曼城在最后几分钟连进两球时的心情。不过,其实当 时的情形远非如此,与冠军奖杯失之交臂,年轻的小伙子们当场就差点崩溃。

“整个队都崩溃了,(听到曼城比分反超的消息后)小伙子们的脸立刻垮下了,肩膀耷拉了下去,眼睛 紧紧盯着草皮,就连客队球员都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然后大家慢慢腾腾地站起身,来到球场中央无精打 采地闲逛。弗格森走到斯科尔斯身后,将他的肩膀扳直,提醒他将手举起,朝四周的球迷挥手致谢。” 与曼联踢最后一场比赛的是桑德兰队,他们的主教练马丁·奥尼尔后来回忆说,虽然获悉错失冠军奖 杯后所有人都看上去很不开心,但至少他们依然表现“很大度”。 而来自《卫报》的评论则说,比赛结束后,看着斯科尔斯与弗格森,全英国最好的足球教练和最佳中 场球员像两匹老马似的互相扶持着渐行渐远,竟然有一种“一个时代即将谢幕”的感觉。 谁都知道,如今的爵爷期盼在退休之前至少再拿下一个联赛冠军奖杯。不过正如同当年的利物浦、后 来的切尔西(微博)和阿森纳(微博)一样,曼城已经成为爵爷此刻最强劲的对手。曼城 2008 年被中东资金收 购之后一跃成为全世界最富有的球队,他们大手笔地买进阿圭罗(微博)、纳斯里,配上先前的席尔瓦、图 雷、哲科和巴洛特利,俨然一副“英伦巴萨(微博)”的风貌。自曼城夺冠以后,包括曼联 CEO 大卫·吉尔 等一班俱乐部管理层隔三差五便要被媒体逼问,是否承认在争夺球员资源方面感到力不从心。 在今年夏季的转会市场,曼联韩国球员朴智星转会,这位 31 岁的老将在而立之年后便越来越少出现在 老特拉福德的比赛场上了,取而代之的是 18 岁的英格兰新星尼克·鲍威尔与 23 岁的日本球员香川真司。 在曼联中国行与上海申花(微博)队的友谊赛中,香川真司以一个进球帮助曼联赢得比赛,这记进球也 是那场略显沉闷的比赛中唯一的亮点。香川进球后现场摄像机镜头立刻扫向坐在球场一边教练席上的弗格 森,爵爷依然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 身形瘦小、笑容腼腆的香川已经在媒体中引发话题。一方面,他将填补朴智星离开后留下的亚洲市场 空白,继续为曼联的亚洲市场战略贡献力量;另一方面,这位日本国家队成员潜力惊人,上个赛季,他以 13 个进球帮助多特蒙德在取得德国国内双冠。也正是因为在德甲(微博)的表现,香川引起弗格森的注意, 据说在德国杯决赛对拜仁慕尼黑的比赛中,爵爷亲赴现场观战。他对这位日本新星的评价良好:“如果能 够保持(德甲时的)进球率,他会成为曼联一个出色的球员。”据报道,弗格森已经有意让他在下一赛季英 超开赛第一场打首发,“我对此毫无疑问,他确实可能给球队带来一些不同。” 不过,在彻底融入曼联之前,爵爷对于这个只讲日语的球员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在未来几个月内 提高英语,或者苏格兰语,无论哪一个他觉得更容易点。”他想了想,然后很务实地说道,“不过估计当 我开始骂人时,他应该还是听不懂我的苏格兰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