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记者——育频道

0

“一家人”的概念最初是中国体育界的长官提出来的,后来中国足球界的长官把这个概念原封不动的接过去,且每每见到做记者的,便念念不忘,非反复吟诵上五至十遍不行。

实际情况是,倘若你是一个衙门或一家企业或一间机构的头儿,你和谁一家人都没有问题,但你和传媒攀亲戚,把这本不该沾亲带故的两家人乱点鸳鸯谱点到一床被窝里去就有问题,至少扰乱视听——传媒存在的全部理由就在于它能够满足或部分满足公众的知情权,而无论是衙门还是企业还是机构,都可能随时成为公众需要了解的对象,当可能变成现实时,问题就出现了:和你睡一床的传媒当然对你很了解,清楚你这样那样的毛病,但在有过同床共枕这样的暧昧关系的前提下,谁能保证每一份报纸都坐怀不乱,客观地准确地把你的毛病都诉诸社会?他客观准确吧,怕对不起你,他不客观不准确吧,就只能扰乱视听。 更可怕的是,在看上去很职业的中国足球界和足球新闻界,“一家人”不仅仅是部分领导的长官意志,某些媒体和少数媒体从业者甚至也有此念想。我对好些个在这个行当中算得上优秀的朋友说:你们都不是职业记者,职业记者的任务就是把新闻传递给受众,而你们却如少女怀春般,也梦想着当中国足球的家,你们掺和得太深了。朋友反感我对他们非职业的定位,但同时也承认,他们的确干过隐瞒或粉饰改变一些新闻事实的勾当,当然,他们没忘强调,隐瞒或粉饰改变的目的都是为了中国足球更好,自然,监督与被监督者的关系也有隐瞒与粉饰改变的过程中变成了“一家人”的关系。

可见,在“一家人”的被窝里,大家关心着对方的感受,关心着彼此的睡姿是否合乎养生之道,关心着自己采取的动作可能造成的后果,而对球迷和受众有没有权利知道真相,则如毛主席半个多世纪前就抨击过的那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似乎是杰弗逊老先生,曾经有过这样的比较:在当总统与进新闻界之间,宁愿舍总统而取新闻界。作为美国人精神上的教父,ROR体育在线登录杰弗逊所以重报纸而轻白宫,是因为他认定,报纸比白宫更能保证他本人主导制定的宪法在美国的落实,也就是说,报纸在这个国家已经成为独立于其他势力的一种势力,它的理想是,把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和正在进行的争论告诉人民,从而实现人民参与对国家的管治的愿望。也许就是因为这个,看似放浪形骇的美国人实际上成了世界上最富国家观念的人,而美国人的新闻奖——普利策新闻奖——也成了世界上最具权威的新闻奖。

显而易见,除了以“举国体制”对付伊拉克和南斯拉夫等少数日子,在大多数时候,美国传媒和美国这样那样的机构并不是一家人,否则,爆不出像“水门”“白水门”“拉链门”这类大新闻。

反之,如果像咱们这里的部分长官般,定要怀揣着可能也算良好的动机,把媒体和衙门搁一锅里涮了,杰弗逊就非得弃报馆而入白宫了:虽说在哪儿混哪儿涮都是混都是涮,但在别的地儿混别的地儿涮,怎及在白宫混白宫涮来得舒服自在。